首頁導航手機版
您好!歡迎來到養老信息網![請登錄],新用戶?[免費注冊] 會員中心 |養老社區 |保險查詢 |養老院查詢
養老信息網-讓我們共同關注老年人

養老護理員如何擺脫“低配”困境

文章來源:《中國社會報》 作者:記者 張雨點 發布日期:2019-08-12 10:40:37
浏覽次數:正在加載次數網友評論: 0

養老護理員,老年人生活的護衛者,國家惠老政策的具體執行者,養老服務的直接輸出者。然而長期以來,養老護理崗位存在着專業化程度不高、勞動強度大、薪酬低、缺少認同感的“低配”的困境。國務院辦公廳日前發布的《關于推進養老服務發展的意見》提出,建立養老服務褒揚機制,開展養老護理員關愛活動,加強對養老護理員先進事迹與奉獻精神的社會宣傳,讓養老護理員的勞動創造和社會價值在全社會得到尊重。那麼,養老護理員隊伍面臨着哪些問題?究竟如何才能擺脫養老護理員“低配”的困境,各地民政部門又為此做出了怎樣的努力?帶着疑問,記者進行了采訪。

“我想趁着年輕,做些有意義的事情”

“我們班15名同學,現在隻有5人在養老機構工作,其餘同學不是出國深造就是去了别的行業。”今年22歲的劉媛,畢業于山東濰坊護理職業學院,現在是山東省濱州市社會養老服務中心的一名護理員。據她介紹,她在學校裡主修的是老年服務與管理,課程很多,有管理學、針灸推拿、護理學基礎、藥理學、養老護理員操作、老年人法律保護、老年病學等。

在和劉媛的接觸中,記者聽到最多的,是在感謝我們能關注養老護理員這個群體,她坦言,自己熱愛這份工作,卻也經常會感受到因社會世俗偏見帶來的壓力。記者問她,有沒有想過換一份工作?她思慮好一會兒說:“我之前照顧過一個阿爾茲海默症的奶奶,她平時對誰都很兇,可有一次去查房,奶奶一把抱住我,喊我姐姐,當時我被感動得稀裡嘩啦,那時我就一個信念,就是用我的所學所長,照顧好這些老年人,讓他們能安享晚年。但我們的工資确實不高,我現在還沒有結婚,父母還年輕,不需要我照顧。人生很寶貴,一定要趁着年輕做些有意義的事情才行。”

“工資要是能高點,我們也更有幹勁些”

2017年,養老護理員職業資格認定取消,養老護理行業不再需要“持證上崗”,這也讓越來越多的“4050”人員進入這一行。在北京市朝陽區安貞養老照料中心,記者見到了來自河南農村的48歲護理員蘇阿姨,她在這一行已經幹了3年,之前在北京市昌平區的一家養老院幹過一陣子,後來經人介紹來到安貞,“我們這裡的養老護理員,我的年紀算是最年輕的了,對于我們這個年齡段的人來說,做育嬰、月嫂精力跟不上,加上之前有照顧老人的經曆,做起來還算是駕輕就熟。”

當被問起工資待遇時,蘇阿姨稱,每個月3500元的工資是可以接受的,北京生活成本高,這裡管吃管住,一個月有4天的假期,節日還有過節費,還給上保險,但同時她也說:“幹我們這行,挺累的,老人吃喝拉撒都要照顧,遇到體重特别重的老人,一個人還幹不了。最重要的是,一顆心總是懸着,老人在這裡,如果沒有什麼問題還好,要是稍微有點問題,家屬就找過來了,這個責任很大的。”蘇阿姨說,“承擔這麼大的責任,工資能提高當然是最好的了,這樣我們就更有幹勁了。”

政策不斷釋放紅利,優化養老護理員生存環境

如何鼓勵像劉媛這樣的年輕人進入養老行業,讓已經在這個行業工作多年的護理員們安心于自己的崗位?

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有6次直接談及老齡工作,明确提出“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,構建養老、孝老、敬老政策體系和社會環境,推進醫養結合,加快老齡事業和産業發展。”今年4月,國務院辦公廳印發《關于推進養老服務發展的意見》,從國家層面作出了方向性政策引導和扶持,之後,上海、江蘇、福建、廣東、山東等地相繼建立了養老服務培訓補貼制度;浙江、江蘇、山東、遼甯等地建立了養老服務入職補貼制度;廣東、浙江、陝西等地建立了養老服務崗位補貼制度;上海、四川、甘肅等地建立了養老服務專業大學生學費減免制度。

據山東省民政廳養老服務處的李海彥介紹,目前, 山東省民政廳整合多方資源,建立起學曆教育、職業教育和在職繼續教育相結合、省市縣三級聯動的養老服務人才培養培訓體系,希望通過推進養老服務發展校企對接交流會,讓政府搭台、校企對接,構建起養老人才培養院校與養老服務企業合作的橋梁,暢通人才輸出渠道,實現供需的有效對接。

校企合作的确打通了人才輸送渠道,但目前仍然存在養老服務專業吸引力不高等問題。據劉媛講,自己在做一線護理員的過程中,感受到了一種迷茫。她說:“當理想中的朝陽産業,遇到了1700元工資、生活捉襟見肘的現實時,當每次看到曾經的同學選擇了别的行業,賺的錢比自己多,内心也曾産生過動搖。”

安貞養老照料中心負責人杜慧英對記者說,安貞養老照料中心護理員工作時間最長的也就是2年,大部分護理員今天在這裡明天就去了别家,或者是自家有了孫子孫女,就回去帶孩子了。“年輕人就更别說了,幾乎沒有,護理員這行幹的是又髒又累的活,這些人抛家舍業地在這伺候老人,除了愛心,耐心也特别重要,所以我覺得他們不管是出于什麼目的,能做這份工作,都特别偉大。好在一線的工作人員已經切身感受到政府對我們越來越重視,也希望未來養老惠老的具體舉措和政策更多一些,例如,房租能不能有進一步的優惠政策?提供養老護理行業的津貼、員工保險補貼等,這樣我們企業運營成本也低一些,護理員的工資也能上去一些。”

7月,财政部等6部委聯合印發《關于養老、托育、家政等社區家庭服務業稅費優惠政策的公告》,對提供社區養老、托育、家政相關服務的收入免征增值稅。“這樣一來,機構運營成本降低了,負擔也減輕了,企業節省下來的成本就可以用于人員培訓和管理。”北京上佳養老服務有限公司負責人秦芳如是說。

多些理解與尊重,才能增強社會認同感

國務院辦公廳發布的《關于推進養老服務發展的意見》,提出了要建立養老服務褒揚機制,開展養老護理員關愛活動。這讓在廣東做了8年養老護理員職業技能培訓講師的張雪英興奮不已。她說:“在培訓護理員的過程中發現,很多護理員的流失,是承受不住社會的壓力,甚至是家人的不認同,這個行業是朝陽行業,但養老護理員是很難做的,例如,有些子女将老人送到養老院,院裡給子女打多少電話都不來看看父母,可一旦出事,罪過就成了養老護理員的。大家會說,我花了錢你們就要給我提供最好的服務,沒有誰會體諒養老護理員的辛苦,沒有誰會認為護理員們每天在替他們盡孝。說到委屈,這位護理員培訓師在她與衆多護理員的長期接觸後,無奈地說出了她的看法,“這個行業需要社會認可他們的工作、勞動和付出。這些應該被更多的人看見。”

這樣的期盼,相似的例子,無一例外地出現在了杜慧英、劉媛的講述中。記者深刻地感受到,無論是“95後”的年輕護理員、“4050”人群,還是養老機構管理層,他們對于“成為養老護理從業者”的矛盾與掙紮,他們對“為老服務”有理想,卻也因“薪酬低、專業化程度不強、缺少社會認同感”的現實而躊躇不前。同時,他們盼望國家給予更多的扶持,培養更多專業的養老服務隊伍,讓現有生活條件有所改善,讓養老服務行業能更加規範,養老護理員的地位和待遇能夠進一步提升,讓養老護理員們能夠真正“勞有所得、勞有所值”。

評論
分享
QQ空間 微信/手機浏覽器
查看/參與評論
周排行月排行年排行
網友評論
人參與 | 人評論
發布評論需要您先登錄, 立即 登錄 | 注冊
公衆微信 意見或建議